今日是:
您現在的位置: 論壇>> 校長視點>> 正文內容

沈茂德:我的教育烏托邦

上海快三走势图表三基本走势图表 www.vgppq.icu

作者:江蘇省天一中學校長 沈茂德 文章來源:江蘇教育報 發布時間:2016-04-22
點擊數:

    職業觀

  不把校長當官做

  20多年的校長工作實踐以及經歷了多次較高層次的培訓、較多的國內外教育行走,我更加堅定了自己做校長的職業觀:不把校長當官做。

  從職業的意義上講,合格的校長首先應該擁有職業品質與職業精神,他的人格、學術乃至愛好都基于自我要求,這種品質的基礎就是對教育、對學校、對師生發自內心的摯愛,這種精神就是溶于血液中的“努力把事情做得更好”的執著。在長期的崗位實踐中,校長的品質和精神會逐漸成為學校文化的基調和標識。在30多年的教育生涯中,我多次婉拒了從政、升遷的機會,很多朋友問我:“你想干什么?”我常默然。但我心在回答: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這情就是在工作中不斷升華的教育情、校園情、師生情。30多年過去,這種情感已固化為每天行為的習慣。而習慣真是一種神奇的力量,它催生了一種堅如磐石的定力,使我能夠專注地做專業的事情。

  在學校生活中,校長是什么角色?專家們有許多詮釋。在我看來,校長不僅是一種崗位,更是學校文化的一種標識。校長崗位本質上是學校內為師生成長提供各種服務的組織者,自身更應是各種管理性服務的示范者。但這種服務又不僅僅是后勤、生活性質的服務,校長服務的內涵更應涵蓋愿景規劃、課程建設、學校文化建設等更廣泛的內容。具體地說,在校長的心中,應該永懷這樣一種情懷:校長職業絕不是一種官職,它應該是一種理想和實踐并重的職業,是一種播灑陽光和幫助師生發展的服務職業。校長既應該是理性的思考者,又應該是激情的實踐者;他不僅會說,還要會做,更要言行合一。校長既應該懷有遠大的教育理想,不斷地為師生展現充滿詩意的藍圖,用高昂的激情吹響師生行動的號角,但校長又必須堅實地踩在中國教育的大地上,在思考與行走中,一步一個腳印,帶領師生在發展中不斷前行,尋找那個“教育的烏托邦”。

  在具體工作中,校長該如何做?作為校長,他當然是一個管理者,小至學校的一草一木,大至學校的事業規劃;他還應該是各類關系的協調者,協調校內外眾多關系,尋找社會教育資源……但從最根本的意義上說,校長應是學校愿景的謀劃者、教育方向的掌舵者、學校文化的引導者……因而,無論承受多少功利性的社會重壓,校長都應永懷“書生本色”,在心靈深處沸騰著熾烈的“巖漿”——教育的期盼與教育的理想,眼睛看著遠方的目標,尋找改革的“特區”,在教育理想和教育現實之間尋找發展的著力點。

  優秀的校長要有改變現狀與銳意進取的勇氣,做堅定而又理性的改革者。我們可以坦然地接受很多尚不能改觀的現實,但是,校長應盡最大可能去做好可以做的事情。在我看來,校長對現狀的埋怨只會削弱師生的意志。因而,在校長的工作詞典中沒有“埋怨”兩字,校長思維中閃現的應該是永無止境的“追求與改革”。

  優秀的校長應具有強大的團隊感召力,成為學校“工作激情”的點燃者。在我看來,每一個人的內心都有把工作做好的熱情,校長的氣質與任何時候的言行都應是點燃師生激情的火種,讓每一位師生有一種為人生價值追求而愿意全身心投入的沖動和持久工作學習的激情。在校長的語言與行為中,信仰、愿景、行動應是最重要的三個關鍵詞。

  優秀的校長還應是學校優質發展的規劃與設計者。要實現這種職業要求,校長一定要有較寬廣的教育視野,通過豐富的閱讀和較多的教育行走,逐漸孕育學校發展的藍圖,在長期的工作實踐中逐漸形成符合學校實際的個性化思想和辦學夢想。要具備這種工作品質,就要求校長時刻注意“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交天下友”,在長期堅持的基礎上,不斷增強自己的學術分量與學校發展愿景與設計的功力。

  一名校長要成為師生心目中的文化校長而非行政校長,這絕對是一個艱苦而恒久的過程。要達成這樣的職業理想,有兩點需要特別強調:第一,校長要讀懂自己的學校和學校的傳統文化,成為學校傳統文化的繼承者;第二,校長也要讀懂校長崗位的職業意義,要能在世俗的浮躁中守住寧靜的心田,淡泊明志,通過長久的歷練,升華校長的職業精神(熱愛教育、淡泊名利),升華校長的職業智慧(愿景謀劃、文化建設),成為學校文化的建設者。在傳承與建設的融合中獲得學生和家長的愛戴,贏得同事們的認同和信任,在艱難的實踐和痛苦的反思中生成理性和經驗,逐步形成促進學校優質發展的教育哲學。

  教育觀

  教育是農業而非工業

  在實踐中,我們已認識到,工業社會的生產模式和企業管理的許多理念正在深刻地影響著教育的運作模式和具體的教育行為,最為顯著的表現就是,教育對象的生命性和孩子成長過程中的復雜性被漠視,“個性化”“選擇性”“自主性”等教育關鍵詞被模糊和淡化。著名教育家呂型偉曾這樣描述:一所學校猶如一個工廠,一個年級猶如一個車間,三個年級猶如一條流水線,教師猶如流水線上的操作工,按統一的規范和速度,實施對個性差異極大的孩子們完全相同的“培養”,應該是十分復雜的、因人而異的教育演變成了一種簡單的、機械式的程式化操作。由此,批量化、標準化成為基礎教育最突出的問題。

  這種標準化的教育忽略了人的差異,在實踐中,首先表現為學??緯倘狽Ψ岣恍?,學生的學習缺乏選擇性;其次是教育過程缺乏針對性的幫助、個性化的輔導,校園生活缺失個性自由與個性充分發展的空間和時間。過多、過早、過于苛刻的壓制性規范,孩子們感受的是近乎窒息的“管理”,知識學習成為被動接受,學生行為表現為“集體性”“規范性”,個體生命的能動性、豐富性、潛在性被禁錮在“服從與規范”的枷鎖中。在這樣的過程中,孩子們難以感受到教育工作者的人性光輝和成長過程的愉悅性,應該飄蕩歌聲的學校卻成為孩子們內心不喜歡的地方,應該感受成長快樂的讀書、學習演變成了單一的操練和冰冷的考試,應該播灑陽光、雨露的教育天使變成了冷漠、只追求效率的操作工……

  當我們意識到上述的種種問題時,我們必須,也應該認真地加以討論了:教育究竟是農業還是工業?

  陶行知先生說,教育是農業。他認為,“培養教育人和種花木一樣,首先要認識花木的特點,區別不同情況給予施肥、澆水和培養,這叫因材施教”。在長期的教育實踐中,我對陶先生的論斷有了越來越深刻的認識,進而把它作為自己的教育觀。
  

  認同教育是農業,就要承認每一粒種子都有自己成長的基因。具體地說,就要承認每一個孩子是如此不同,要承認每一個孩子都是有個性的,教育工作者應該針對每一個孩子不同的個性給予適性的教育和個性化的幫助。“因材施教”就成為最基礎的教育原則。要真正實施個性化的教育,每一個教育工作者應擁有“全納意識”,認同“每一個孩子都是一座金礦”,自覺修煉自己的教育愛心與教育耐心,尊重每一個生命,關愛每一個孩子,在公平的基礎上延伸適性教育(個性教育)。適性教育的一個基本要點,就是讓學??緯談岣?,倡導更多的自主學習,幫助每個學生有更充分的個性發展。貫徹“因材施教”原則,就要做到:讓每一個學生的學習經歷都具有他個人的烙印,強調每個孩子今天比昨天進步就是成功。

  認同教育是農業,就要營造一種良好的氛圍。農作物的健康成長,需要溫度、水分、土壤等自然環境的綜合影響,孩子們的健康成長也同樣如此。只有學校、教師、家庭共同努力,形成優秀文化,才能使孩子們走得更遠、飛得更高??梢哉庋?,學校的氛圍就是孩子們成長的土壤。在這樣的氛圍里,形成了一種浸潤性的文化,孩子們就在這種校本化的氛圍中汲取著共同的營養,會生長出終身難以磨滅的學校文化印記。同時,我們必須看到,在孩子們的校園生活中,教師是影響學生品質的重要人物,在教育意義上,教師的含義就是引導、示范、影響……在教育的過程中,絕沒有一種單獨的力量和單獨的因素影響孩子的成長,良好的教育應該追求教育的整體合力。

  認同教育是農業,就必須認識到,“適時”“適事”“適度”才是真正的教育智慧。農業生產非常講究“節氣”。教育要做的,就是給每一棵幼苗以合適的生長方式(適性教育),幫助每一朵花在該開放的時節綻放美麗(適時教育)。在幾千年的農業生產實踐中,我國勞動人民總結出了農業生產的24個“節氣”,熟悉這些“節氣”對農業生產的產量與作物的品質是相當重要的。在教育實踐中,把握教育的“節氣”,掌握教育的“時令要求”,同樣是一線教育工作者要長久修煉的一門藝術。它需要每一位教育工作者認識到,不同學段(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孩子的身心發展是不一樣的,需要教育工作者在實踐中不斷提升自己的“工作視力”和“教育敏感”。研究不同學段的成長規律是教育研究的基礎工作。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會有許多教育契機,需要教育工作者能夠“適時”把握。

  認同教育是農業,就必須認識到,教育不僅需要決心,而且需要耐心。“我們必須意識到,無論是知識學習,還是道德引領,尤其是孩子們的核心素養培養,教育絕對不能簡單化。因為教育的對象是一個個個性化的人,是一個個尚在成長中的孩子。反思我們的傳統德育工作,我們應該探討的是,什么才是良好的教育?當我們真正深入一些班級,當我們更多地走進教室、走進宿舍、走近學生、走近家長,當我們更多地去傾聽、去發現,并且蹲下身來,用孩子們的眼光與內心去感受,我們有時仍會悚然:我們對孩子素養培養的把握仍那么片面或不科學,過之或未達到二者都有。什么是真實?什么是細致?什么是有效?或是經驗的原因,也可能是習慣的原因,還有那么多孩子的聲音我們沒有聽到,還有那么多學生的行為我們尚未重視或者看到了卻熟視無睹,還有那么多的問題尚待發現或發現了尚缺乏有效解決的機制……因此,我們必須牢記:教育絕對不能簡單化!

  認同教育是農業,就必須認識到,“教育過程”就是“農夫”的“耕作過程”。教育過程就猶如一個耕作的過程,其勞作的程度和工作精細的水平決定著收獲的產量和質量。當產量不高、質量不精的時候,我們沒有理由去責怪“農作物”;當孩子們出現一些問題的時候,我們不能總是抱怨,不能把責任全部推卸給孩子們,更多的時候,我們應該思考:我們是否有溫柔的眼神?我們有沒有提供適合他們成長的環境?我們是否掌握了教育的“節氣”?

  今天的教育工作者應該多一些農業的思想,多一些園丁的行為。“關愛”應該是每一個教育工作者的基本情操,讓每一個孩子在校園中都能感受到成長的快樂,感受到陽光、雨露。當每一個孩子都能自豪地說:“在我們的學校,我每天沐浴在陽光中,我每天在老師的言行中看到了崇高,學會了追求,在學校文化的浸潤中,在豐富的課程選擇中,我每天都在進步,我的個性與特長得到了最大程度的發展……”倘能如此,我相信一定會有“大面積”的豐收與優質的“作物”品質。

  我出生于無錫,水鄉文化的熏陶,奠定了我感性、平和的人格基調。大學地理專業4年的浸濡,天人合一的生態意識,使我更加喜愛寧靜的校園,重點中學30多年的工作經歷,又使我習慣了向上的氛圍與較快的生活節奏。

  幼時良好家庭文化的浸濡,讓我有了讀書與寫作的習慣。幾十年來,書與筆始終陪伴在我的身邊。每當沸騰了一天的校園歸于寂靜時,我便開始幸福地讀書、寫作。外出參加會議,旅途中、考察中,我喜歡用眼睛看,用相機、手機拍攝,幾十年來,已積累了大量的校園實景,記錄了許多學校的教育哲學。每每外出歸來,總能形成或千字或萬字的散記。有些文章是寫給別人看的,但更多的文章與其說是寫作,不如說是一種感悟,一種在吸收與借鑒基礎上的思考,更是一種內心的傾訴。

  30多年的教育生涯,我深諳 “教育是水磨功夫”,一時的激情只能算作沖動,只有持久的熱情才能贏得深度。年復一年,平凡而寧靜。但正因為內心平和,才有了長久的堅守,才有了對教育本質的追求,也因此,收獲了眾多優秀學生的成長與學校的優質發展。

  30多年的教育探索,20多年的校長崗位實踐,我常常有這樣的思考:“我們如此努力,為何常常感到痛苦?”由此,引發了我進一步思考:教育是什么?學校是什么?教師是什么?學生是什么?課程是什么?課堂是什么?學校究竟因誰而美麗?……有人常說我是理想主義者,但我認為,倘若教育工作者沒有了理想,怎么會有“有理想的學生”?

  我最喜歡德國詩人荷爾德林的一句話:“人充滿勞績,卻詩意地棲居在大地上。”是的,生活總是艱辛的,沒有人會只有失去而沒有得到,也絕不會有人只有得到而沒有失去。“竭盡自己的心智,盡可能把工作做得更好”,這是我長期堅持的一種基本心態和工作習慣。英國作家狄更斯說過:“一個健全的心態,比一百種智慧都更有力量。”在我看來,校長不僅是一個稱謂,更是一種責任,勤奮與敬業應是校長工作的基本品質。工作是辛勞的,但我們面對的是鮮活的孩子,每每看到孩子們的成長,面對校園內“群星燦爛”的美景,幸福感油然而生。所以我經常這樣說,其實,幸福就在自己的心里,幸福就在主動的、積極的工作之中。我更這樣說,一個心底光明的人,不僅自己是幸福的,也會給孩子們帶來愛的溫暖和燦爛的陽光。

    學生觀

  每一個孩子都是一座金礦

  “每一個孩子都是一座金礦”,這不僅是一種教育理念,而且是一種基于責任的教育信念,是基于對孩子們的深愛滋生的一種教育期盼。我希望這種信念、期盼能化為教師堅守的工作原則,并外化為自己每天的常態教育行為。

  “金礦理念”的核心是:“讓熱騰騰的情感伴隨孩子們成長”。這種“熱騰騰”即為“全納”“大愛”“揚長”。

  在我看來,要把這種理念外化為教育行為,下面幾個方面是最為重要的:教師一定要具有職業的眼光,敏銳地發現每個孩子的個性優勢和巨大潛能;要有包容、全納每個孩子個性的博大胸懷,用熱騰騰的情感和足夠的耐心,促進他們差異化發展;在教育的過程中,要不斷修煉教育智慧,為孩子們的個性發展提供多元的課程和適性的教育方式,并通過教育的合力(家庭、學校、同伴等),使孩子們不僅獲得基礎性的(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更有個性化的優勢發展。

  我們要堅信 “每一個孩子都具有極大的潛能”,教師應始終以“熱騰騰”的情感去期盼、呵護、幫助每一個孩子。

  在教育的過程中,每一個教師都要真正呵護和賞識每一個孩子,始終以極大的熱情期盼孩子們的成長,讓愛的力量和期盼的引導成為促進每一個孩子走向成功的精神支撐。否則的話,長期處于呵斥和失敗環境中的孩子,往往會陷入自我壓抑、自我否認的陰影,從而缺少自信和執著追求的信念和毅力。在教育實踐中,我們要讓每個孩子時刻感受到“家長、老師信任我”,讓孩子在每天的家庭生活、每天的學校學習中,都能感受到有一種“磁場的力量”在促使他前行、有一種“無形的手”在暗中相助、有一種“無聲的力量”在召喚,我把這些稱為“期盼的力量”。教師的愛是一種強大的力量,教師的期盼是一種真正的引導,教師的安慰與鼓勵更是每一個孩子健康成長的精神支撐。我們在分析一些名家大師、優秀教師成功的經驗中會發現,他們的教育思想雖然各不相同、教學風格各具特色,但他們都有一個顯著的特點,那就是對孩子的愛是發自內心的,他們的眼神中總是對每一位孩子充滿了溫情,他們的教育語言中充滿了對孩子的期盼與鼓勵,他們已習慣用信任和欣賞的方法幫助孩子們成長。

  我們要堅信每一個孩子是如此的不同,教師應尊重孩子的個性,竭盡全力為孩子們的個性發展提供課程資源、輔導等各種幫助。

  現在存在的突出問題是,我們用統一的要求考評完全不同的具有個性差異的學生的學習,并要求每個孩子都達到同樣的標準。孩子們不僅承受著標準化考試的巨大壓力,造成了教師、家長、學生“分分計較”,更為嚴重的是,在這種標準化的學習中還泯滅了學生的學習興趣,抹殺了學生的個性,埋沒了學生個性潛能充分發展的可能。

  美國心理學家加德納把智力定義為“在某種社會和文化環境的價值標準下,個體用以解決自己遇到的真正難題或生產及創造出某種產品所需要的能力”。他認為,一方面,智力不是一種能力而是一組能力;另一方面,智力不是以整合的方式存在而是以相互獨立的方式存在的。在此基礎上,他闡述了他的關于智力的種類及其基本性質的多元智能理論。加德納認為,現行智力測驗的內容,因偏重對知識的測量,結果是窄化了人類的智力,甚至曲解了人類的智力。按加德納的解釋,智力是在某種人文環境的價值標準之下,個體用以解決問題與生產創造所需的能力。至于智力內涵中所包括的多元,加德納認為,構成智力的是以下八種能力:語言智能、數學邏輯智能、空間智能、身體運動智能、音樂智能、人際智能、自我認知智能、自然認知智能。加德納還認為,因為每個人的智力都有獨特的表現方式,每一種智力都有多種表現方式,所以,我們很難找到一個適用于任何人的統一的評價標準來評價一個人的聰明和成功與否。因此,學校教育的宗旨應該是開發多種智能并幫助學生發現適合其智能特點的職業和業余愛好。

  臺灣師范大學吳武典教授則進一步解釋了“多元智能理論”。他認為,兩位智商都是130的人,并不意味著他們的能力完全一樣。有些人具有多方面的能力,我們稱之為“全才”或“通才”;有些人只有某方面的特殊能力,我們稱之為“偏才”。

  美國國家資優教育研究中心主任Renzulli博士認為,所謂資優,只要IQ達到中等就可以了,但必須具備兩個特質,第一具有優秀的學習方法,第二具有高度的學習熱情。

  這些理論更加堅定了我們必須建立這樣強烈的信念:“每一個孩子都是一座金礦”,即相信每一個學生都具有極大的潛能,教師應以無限的期盼鼓勵孩子們發展,以極大的耐心等待孩子們潛能的發展,以極高的智慧引導孩子們潛能的發展;相信每一個孩子都具有各不相同的智能組合,以敏銳的眼光發現孩子們的個性優勢,并竭盡所能幫助孩子們的這種優勢得到順利發展(揚長),而不是用一種“全面發展”的要求去強制學生弱勢的發展(補短)。

  在我校的管理中,我們較大程度地改變了鑒別、分類、考核學生的管理方式,明確提出“每一個孩子都是一座金礦”“學校應該成為每一個孩子都可以放聲歌唱的地方,要努力讓我們的學校成為在校生喜歡、畢業生懷念的樂園”。“滿懷熱情地幫助每一位學生的發展,傾注全力地培養出類拔萃的學生,千方百計地發現和幫助特長學生”已成為我校常態的教育行為。近10年來,我們著力“學習自主、行為自律、個性自強”的學風建設,著力“豐富課程”的建設,讓孩子們有了更多的選擇,學生發展出現了“群星燦爛”的美景。

  教師觀

  教師是影響學生的一本書

  “大學之大,非大樓之大,乃大師之大”。教師是學校的第一生產力,是學校文化的傳承者和締造者。因此,教師的發展始終是校長工作的基本點和著力點。優秀教師是學校最重要的財富!這也更加堅定了我的教師觀:教師是影響學生的一本書。

  臺灣師范大學吳武典教授認為,教師是教育革新成敗的關鍵,教師是學生生命中的關鍵人物,而高素質的教師來自專業的培育和自我的訓練。吳武典先生還指出:“平庸的教師,教學生背誦;負責的教師,對學生詳細講解;優秀的教師,言傳身教;偉大的教師,對學生引導和啟發。”

  北京師范大學肖川教授這樣說,教師培訓“所注重的不應該是一招一式,不應該僅是教學的技能、教學的模式,而主要應該是教育的理想、教育的信念、教育的境界、教育的追求,是不斷地去喚醒、激活和弘揚存在于每一個教師心中的‘教育智慧’‘教育點金術’”。

  當前,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校園硬件設施已經有了很大改善,現代化的校園比比皆是。但細想一下,倘若校園里沒有莘莘學子、教職工活躍的身影,那校園就僅僅只是軀殼而已;倘若校園沒有夜自修的燈光,那不過是一片寂靜的土地;倘若校園里沒有了書聲、歌聲,那樹、那花不過是沒有思想的草木而已。正因為校園里有了這么多學生、教師,才變得如此生機勃勃、如此令人魂牽夢縈。文化圣園、生態公園、溫馨家園、數字校園,因為有了學生、教師,才有了文化、和諧、美麗。作為校長,我們應該常常反思這樣一個問題:學校究竟因誰而美麗?

  長期的教育實踐表明:教師是影響學生的一本書。而要讓教師成為一本豐厚的書、有吸引力的書、高尚的書,校長應投入大量的時間、精力、物力來促進教師的發展。

  基礎教育階段的孩子都是一棵棵幼苗,他們的成長過程需要陽光、雨露和各種營養元素。在凜冽寒風侵襲時,孩子們尚缺乏抵御的軀干和力量;面對狂風暴雨,他們需要扎根大地的深根和昂立的勇氣,因此,在孩子們生命成長的過程中,教師不僅應教給孩子們各種各樣的知識與技能,更需要給孩子們生命生長的空間和營養。

  從生命發展的意義上說,教師應該是孩子們生命成長的守護者。當孩子們渴了,教師應給予生命必需的甘泉;當孩子們冷了,教師應給予陽光和溫暖;當雜草叢生時,教師應敏銳地發現和及時清理。在校園內,教師應全納孩子們在道德標準規范之上的個性存在,應該每天都可以聽到孩子們拔節生長的歡歌;在校園內,應該看到每一個生命個體的色彩,感受到每一個生命個性舒展的活力。

  如果認同教育是農業,愛孩子、愛所有的孩子就應該成為教師的職業天性與教育行為。我一直這樣認為,一個優秀教師應該具有這樣的基本素質,那就是:對孩子的愛,是發自心底的真愛。在教師的內心,他應該認同“每一個孩子都是一座金礦”,面對每一個孩子,他的眼神里應該充滿溫情,他的所有教育行為應該充滿“熱騰騰”的情感;面對成長中的孩子尚存在的種種問題,他應該有足夠的“誨人不倦”的教育耐心。“真愛、大愛、深愛”應該成為教師職業應有的最基本特征。

  在我看來,優秀教師都有這樣一些共同特征:內心具有對孩子們真正的愛,這種愛沒有任何條件,不帶任何功利色彩。因為內心有愛,職業習慣漸漸上升為一種職業信仰:沒有愛,就沒有教育。因為這種信仰,在教師的內心,總有一種聲音在提醒:我們面對的是許許多多正在成長的生命,而每一個生命都是如此不同,每一個生命都是如此重要,每一個生命都對未來充滿憧憬和夢想,每一個生命都渴望得到我們的深愛,都需要我們的幫助、引導和培育,這樣他們才能成為最好的自己和社會的棟梁……

  我非常喜歡與教師交流。我常常欣喜地看到、聽到,在教師的眼里,孩子們都是那么可愛,調皮也可視為靈性。某學生的組織能力特強,某學生的表達特棒,某學生有數學天賦……教師們說起這些總是滔滔不絕。這些教師享受著教育帶來的幸福,在他們的班上,學風正,學生個性得到發展。

  然而,教師也是凡人,他們也會有生活瑣事,也會因遇到困難而煩惱,因而校長必須盡力給予教師關心與幫助。但我們也必須讓教師意識到,生活中的教師雖是凡人,但教育中的教師是學生眼中的偉人,因此,我們必須強化教師的職業責任感。為此,我們提出了“雙向成才”的發展戰略,即一方面要把學生培養成才;另一方面還要為教職工的發展創造盡可能多的機會和盡可能優越的條件,使他們在教學或服務的過程中同時成才。因此,我們盡一切可能為教師的成才提供服務和幫助。教師外出進修,我們不僅在課務上給予照顧、經濟上給予補貼,而且對進修優秀者還給予獎勵。我們還經常邀請高校專家、兄弟學校名師來校作專題學術講座,派教學骨干參加國內高層次學術交流和到國外考察訪問,組織教研組到知名重點中學交流學習……為了開闊教師的視野,我們不定期購買一些教育書籍發給教師,有蘇霍姆林斯基的《給教師的建議》、夸美紐斯的《大教學論》、加德納的《多元智能》等;有研究基礎教育改革的,如《美國學堂記》;有體現新課程教育理念的,如《國際教育新理念》,等等。為配合讀書活動,我們還開展了一系列討論活動,如“今天,我們如何做教師”“教育是什么”“如何進行有效教學”“教育,真的不能簡單化”……在學習與探討的過程中,教師的教育教學思想觀念在悄悄發生改變,教育教學理論水平在逐漸提高,教育視野也越來越寬廣。

  在實踐中,我們越來越深刻地意識到,人的境界與閱讀的深度和行走的廣度密切相關。由此,我們積極參加國內外學術性活動,參與了世界天才教育協會、亞太資優教育協會、中國教育協會、中國創新人才教育協會等高端學術性團體組織的活動,在參與中,我們廣泛吸收了先進的教育理念,并落實在具體的教育行為中。每年,學校都要安排一些教師到國內外進行教育考察訪問,教研組與江浙滬等地區知名重點中學進行教學交流,學??翁庾橛刖┙蚧σ恍┒ゼ庋:獻骺菇萄а芯?。在大量的進修、學習、交流中,我校師資隊伍的整體水平迅速得到提高,一批教師被評為全國、省優秀教育工作者,正高級教師、特級教師、市級名師和學科帶頭人,一些特長教師還獲得了省科普工作先進個人、英特爾培訓中國地區講師等稱號,許多青年教師工作四五年后就能挑起教學重擔。

  我一直在想,如何讓每一個孩子都能感受到童年的幸福,感受到學習的快樂,讓每一個孩子從內心深處喜歡學校的生活、崇拜老師,并能主動在言語與行為上仿效我們,在他們一生的發展中都永遠留存著學校的印記,而要做到這些,我認為,最重要的就是,每一個教師都應該做到“對孩子們的愛生長在內心”。

  很多高校負責招生的同志都說,天一中學的教育質量穩定高位;許多中學教育界的同志都說,天一中學有自己的辦學思想和辦學個性;社會各界廣泛認為,天一中學師德、師風特別好;孩子們則說,我們以老師為榜樣……在我看來,一支師德修養高尚、教育觀念先進、教學技術一流的高素質師資隊伍,以創造性的工作成為把學校辦學水平不斷推向高峰的不竭動力,而這就是天一中學不斷發展的最主要原因。

  (沈茂德,江蘇省特級教師,江蘇省首批教授級中學高級教師,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省十一屆人大代表,江蘇省有突出貢獻中青年專家,南京師范大學碩士生導師,江南大學特聘教授,現任江蘇省天一中學校長)

  聲 音

  學校是師生學習和生活的場所,它應該是美麗的,但是擁有美麗建筑的學校不一定是美麗的學校。把學校教育的文化元素和課程思想融入學校設計與建設之中,關鍵在于校長和教師集體的教育理念、社會責任心和恒久的堅持力。

  今天的學校太硬,一是環境太硬,徒有大樓、大廣??;二是學校文化布置太硬,充滿了成人訓斥式的標語;三是管理太硬,以行政化思維管理師生。孩子們生活的世界應該是充滿童趣的,校園中不僅應有大樓、大廣場,還應該有千姿百態的花草樹木,還應該有小蝌蚪游動、水禽出沒的濕地,草坪上應該有奔走的松鼠、嬉戲的山羊……

  今天的校長都非常重視氛圍的營造,也千方百計地“讓每一寸土地、每一堵墻壁說話”。但遺憾的是,許多校長對“說話”的認識是有偏差的。有的“說話”是為了追求外顯的所謂的特色,有的是為了迎接檢查與評估,更有的是為了讓來參觀的人說“學校有文化”。總之,“墻壁說話”大多是以成人的思想、成人的思維方式、成人的眼睛、成人的語言在營造學校的氛圍,由此形成的硬邦邦的裝飾性氛圍很難有真實的激勵與引導的力量。

  為什么我們的高考改革這么艱難?國家花了這么多力氣,專家學者也做了很大的努力,但最后高考方案還是得到種種批評?;毓?0世紀80年代中期到現在的改革,無論是教育現代化、素質教育還是課程改革,我們都存在一個問題,那就是缺乏系統性的設計和整體改革。比如高考改革,我們總是在考慮要考幾門學科,三門還是五門,100分還是150分。這些都只是技術上的變化,如果僅是某一個方面的改革或者是技術的變革,就不可能有實質性的變化。真正的高考變革是要把錄取權還給大學,讓大學自主招生,讓學生自主選擇。

  一個人的素質就像冰山一樣,人們容易看到的是浮在水面上的,如他的學歷、專業、知識,但是真正決定一個人能否成功的因素其實是隱伏于水面下的冰山的主體部分,也就是所謂的 “核心素質”。“核心素質”的培養需要家長、學校潛下心來,潛移默化地予以引導。今天的素質教育,應該有一種高度,即著力培養孩子們血液中的“核心素質”。

  國學大師錢穆說過,一切問題,由文化問題產生;一切問題,由文化問題解決。但在學校文化建設的過程中,教育管理者常常很困惑,感到文化建設很“虛”,很難找到“抓手”,或是某種“連根拔起”的東西。這種“連根拔起”的東西是什么呢?在我看來,就是一所學校的核心價值觀。在人的思維與行為中,有一種“荷爾蒙”起著關鍵性的引導,這種“荷爾蒙”就是根植于心靈、外顯于言表的人生價值觀和行為習慣。

——摘自沈茂德的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