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
您現在的位置: 論壇>> 校長視點>> 正文內容

沈茂德:我們如此努力,為什么總感痛苦?

上海快三走势图表三基本走势图表 www.vgppq.icu

作者:江蘇省天一中學校長 沈茂德 文章來源: 發布時間:2015-10-26
點擊數:

    應該說,中國的基礎教育已發展到相當高的水平,無錫更如此,在許多方面已在引領著中國基礎教育的方向。但我們仍然應該看到,老百姓對中國基礎教育還有很多意見,學生的負擔仍然很重。教育界內部也時常在討論,為何我們如此努力,卻常?;岣械酵純?。當我們冷靜下來,一個命題常使我們悚然,我們在改革與發展的探索上是否有方向上的偏差?

    一、我們是否存在對“公平”的片面理解

    教育公平是民生的基本追求。但對教育公平的內涵認識確實存在片面的理解。從世界范圍看,現代教育既面向全體,更承認差異,鼓勵個性,允許選擇。從教育史來看,當教育發展到一定程度,更強調因材施教,人盡其才。所以,真正的教育公平應包括兩個方面,首先是讓所有的孩子都有受教育的權利。無錫人民政府不斷加大投入,在全國率先普及了義務教育,原錫山市熱門高中招生率先實施百分之一百全分配都是教育公平的具體實踐。但教育公平絕不是平均主義,更不是“一刀切,齊步走”,因為人與人之間的差異是客觀存在的,有殘障兒童就應該有特殊教育,有天賦學生就應有資優教育。

    楊振寧曾經在比較中美教育時說:“中國按部就班把知識給孩子,平均起來是好的,可是中國的教育制度,從中小學起,有一個不好的地方,就是對特別好的,占總數5%的最聰明的學生比較不利。這不利的一面,在美國卻做得非常好,孩子可以充分發揮他們的特長。美國成功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對這些跟別人不一樣的、有特別才能、特別天賦的人,能夠給予極大的空間,他們可以選擇性學習。這是美國在學術上、在經濟發展上成功的一個重要的原因。”

    我們直接看到的現象是學生負擔過重,許多許多中小學學生陷于無窮盡的題海與冰冷的考試之中。但更深層的問題絕對是我們辦學模式的單一化。

    課程設置的統一化(學習缺乏選擇)

    辦學評估的標準化(學校沒有個性)

    學生升學評價的簡單化(以分取人,分分計較)

    ……

    其后果是,學生學習沒有選擇,一部分學生苦不堪言,一部分學生沒有得到更合適的培養。

    現在的問題是,許多學生面對統一的課程,統一的高考,學習生活苦不堪言,但無錫一中、南菁中學、宜興中學、天一中學這樣的一類學校確有一些天資聰穎,自主學習能力強的學生,受制于統一的課堂教學,尚沒有得到足夠的培養。他們完全可以有更多的選擇,有能力挑戰更深刻的課程,甚至進入科學研究。這就是我們要解決的一個問題。

    在北京一次國際會議上,一位美國校長這樣評述:中國孩子上學前也是個性各異的,但在接受學校教育以后,就基本一個“模型”了。

    我們面臨的挑戰是,如何建立“豐富課程”,讓不同的學生有不同程度的學習選擇,讓每個孩子都感到滿意、滿足。美國教育和中國教育最大的差異在哪?并不是教科書的差異,而是選擇的差異。不要相信美國人的“教育公平”,事實上,美國存在兩套教育體系,一套是普及性的,學校硬件條件、課程設置的水平都較低,學生學得很快樂;另一套叫精英教育體系,美國的重點中學、美國的學術性大學其辦學條件水平極高,其課程設置更為豐富,學習內容更具挑戰,學生學習更為勤奮。

    我們如果要切實地改變中國的教育現狀,要改變“千校一面”的現狀,教育必須多樣化??梢越杓氖?,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一定程度上是四個經濟特區起了實驗、示范,現在設立上海自貿區,肯定也是一種新的探索,所以,強調教育“公平”,決不能異化為“一刀切”;推動高中多樣化,要允許“特區”存在;允許自主“實驗”;并要寬容實驗成敗。

    二、教育,究竟需要創新,還是回歸?

    我從事教育已30多年了,在重點中學校長崗位上也近20年。長期的教育和管理實踐,我深悟,教育是一種慢的事業,校長應該是一種靜的職業。

    大約有這樣兩個問題教育界是必須認真考慮的:其一是教育要排斥排浪式改革(北京市原教委主任陶西平語)。夏丏尊先生曾有這樣一段告誡:“學校教育如果單從外形的制度與方法上走馬燈似的變更迎合,朝三暮四地改個不休,而于池的所以為池的要素的水,反無人注意”。我們必須認識,教育,不是為了落實這個“思想”,不是為了展示那個“樣本”,教育是為了每天面對的孩子,為了他們今天的健康成長和明天的幸福生活及以后擔當社會的責任。

    沒有創新,社會就沒有進步。但何為創新,如何創新,這就有一個方向的問題了。值得警覺的是,倘若教育創新只是產生了許多大而又大,泛泛而談的“理念”,把名詞當作了思想,而沒有真實的行為,它就變成了“忽悠”,倘若“創新”只出現在領導視察、評估驗收時,這種“創新”就成為了表演。我們更必須認識,當這類“創新”成為一些校長的思維習慣和“學校發展”的技巧時,它的危害是嚴重和深遠的。我們已經清晰看到,在某些學校,有了課題“寫作”的槍手,有了“課程演出”的團隊。當我們深度走進這些學校,當我們與師生交流,我們?;徙と?,校園,這片圣地,竟也滋長了“專業作秀”,甚至存在了專業的“忽悠”,這樣的“創新”,應該予以當頭棒喝。

    其二是教育要排斥趙本山式的“教育家”。如果我們認同教育是農業,那校長就應該有農夫對待莊稼的愛心,有勤奮耕耘的品性,有等待作物豐收的耐心。校長的人應該在學校,校長的心應該在孩子的發展上,校長應該說校長專業的話。

    走訪有的學校,經?;崢吹礁髦指餮謀曖?,經??吹叫3づ閫斕際硬斕惱掌?,看到“再創新高”的捷報,看到“國家級……”的牌子,看到“國內最大”,“省內第一”等宣傳。我們聆聽一些校長演講,?;崽礁髦指餮目諍嘔蠣運卸?。不知何時起,有的校長已陷入了這種極度功利的浮躁中,他們不再相信教育是一種慢的藝術,他們不再相信學校的發展一定需要時間的積累,在學校發展中,有的校長喜歡用“生長素”、“膨大劑”。他們熱衷于“打造”,“包裝”,于是,一切都變得很簡單,背誦幾段名言,就謂之“教育思想”,泊來一些異域行為,就謂之“教育創新”,建造一兩個特色教室,就謂之“品牌課程”,學校的優質發展,真的靠這樣推動嗎?教育,真的就這么簡單?更值得警覺的是,倘一校之長,一旦走入了價值追求偏離,思維浮躁、個人狂傲的境地,他一定一葉遮目,不再平和,甚至自鳴為“教育家”,于是,他的眼睛不再關注學生,他的心已不屬于校園,他的行為已遠離真正的教育實踐,當他在敘事的時候,他講的“故事”,在校園內其實并不存在。誠然,這不失為一種“造勢文化”,然而,當它一旦成為學校工作的亮點追求或者演變成了一種風氣,那必將促使“浮華”之氣的滋生。這種導向是危險的。

    優質學校應該有優質學校的品性,優質學校應該堅決拒絕這樣的“創新”行為:把名詞當思想,用概念忽悠百姓,用展示代替常態。優質學校的校長身上應該多一點書生氣。真正的校長,更應該像農夫那樣樸實、勤奮,像蘇霍姆林斯基那樣,在巴甫雷什中學52年耕耘,才會有真正的思想。我多次在校長論壇上大聲疾呼,大道之簡,教育絕不是為了成為“樣本”,教育,一定要走出“虛概念”。

    今天的中國教育改革其實更應該回歸:即回到學校本來的面貌,回到教育的本質——立足于尊重學生的個性,立足于培養學生的“核心素養”,立足于學生全面而有個性的發展,我們應該堅定地相信,教育改革應該尊重人的發展,尊重教育自身發展兩個基本規律。

    三、素質教育,應該有內涵性追求

    八十年代中期,我們國家針對當時的“應試傾向”,有了“素質教育”的概念和探索性行為,反省“素質教育”的追求過程,我們大約經歷了“活動性探索”(各種各樣的興趣小組)、規范優化(作息時間、每周課時等)、課程改革(開設選修課、開發校本課程)等多個階段,應該說,幾十年過去,學校的硬件條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課程設置、課堂教學、教師的教學方式、學生的學習方式等教育的核心內容尚未有革命性的變革。教育形態的瓶頸所在——升學制度也不斷地在改革,江蘇尤甚,高考制度曾幾年幾變,但我們痛苦地看到課堂教學“濤聲依舊”,教育生態未有顯性優化,原因何在?冷靜反省,某些改革總是以應試的思想在推進素質教育(如體育中考、藝術考級等),某些探索用技術的方式(考幾門,每門多少分)回避了實質的改革。

    當我們冷靜下來,大約有這樣幾個問題我們必經深刻認識并實踐的:

    其一應該堅持健康為本的教育原則。

    很久以前,我們曾被視為“東亞病夫”,今天的教育,學校的資金投向何處?健康第一,應該成為素質教育的基本原則。學校里應該多一點運動場地,多一點運動課程,多一點運動競賽,有了運動場地與豐富的運動項目,孩子們才會擁有強健的體魄。

    其二是應該建立不同學段的學習文化。

    幼兒園,應該保衛孩子的童心、童趣,突出兩個關鍵詞“生長的歡樂”、“興趣的成長”,簡言之,“讓兒童盡情地玩”。“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這句話是最糟糕的,這句話把中國的兒童生活引入了災難,使中國的很多媽媽“瘋了”,小學、初中,應該千方百計優化孩子們的習慣、性格,高中應該倡導“勤奮”、“個性”,應該奠定人一生的“核心素養”(價值觀、夢想、領域興趣、性格、毅力等),大學應該強調“學術興趣”強調“專業學習”。

    其三是高度關注學校德育的真實性、有效性。

    我們需要的是德育的形式還是需要德育的教育力量?這似乎又是一個簡單的提問,但這是一個決定選擇真實還是形式的重要話題。記得1998年參加中國校長代表團出訪德國時,中國駐德國大使館一位官員曾對我國學校德育工作提出尖銳批評,他說“人需要鹽份,但決不能讓人直接吃鹽,但遺憾的是,很多中小學的德育工作確實存在著‘讓人直接吃鹽’的事實。”

    一個人的素質就象冰山一樣,人們容易看到的是浮在水面上的,如他(她)的學歷、文憑、專業、知識,但是真正決定一個人能否成功的因素其實是隱伏于水面下的冰山的主體部分,也就是所謂的“核心素質”。“核心素質”的培養需要家長、學校潛下心來,潛移默化地予以引導、熏陶、養育。今天的素質教育,應該有一種高度,即著力培植孩子們血液中的“核心素質”。

    我更這樣認為,可以用考試(考級)來證明“優秀”的,或每有來訪,用作展示的一定是知識或技能性素質,而真正的核心素質往往是不可考試,不可測量,不能量化的東西。

    其四是高度關注常態課堂教學,讓孩子們在課堂中成長。

    我曾這樣寫道:當我們走進常態課堂,當我們用心去欣賞和觀察課堂,我們會發現,課堂絕對是一個潛在的巨大寶庫。一張講桌,幾排桌椅,不管配備了粉筆還是電腦,教室而已。一個教師,一群學生,老師滔滔不絕,侃侃而談,臺下面無表情,默默無聲,說教而已。今天的課堂,我們應該有這樣的理念:改革開放的第一步,就是把土地還給農民,新課程的實驗,“師本課堂”應該走向“生本課堂”,把課堂還給學生,就是應該盡可能多地:在課堂教學中聽到孩子們的聲音,在課堂里應該產生孩子們的思想,在學習過程中更多地生成許多許多“十萬個為什么?”……

    我堅信:真正的素質教育其實是一種很樸素的追求:

    ▲清晰每一個人應該承擔的責任

    ▲奠定一種語言與行為的習慣

    ▲懂得尊重他人與恪守公民應該遵循的社會秩序

    ▲具有創新與創業的意識和能力……

    四、孩子們錯了,還是我們錯了?

    有位學者曾這樣說,每個孩子生下來本是一塊好鋼,但被家長煉成了一塊鐵,但一些家長還在“恨鐵不成鋼”,這樣的批評或許偏激,但確實是一句警語。

    今天,所有的家長都認識到了,孩子的負擔過重,但仍有許多家長在“千方百計”、“千辛萬苦”的加重孩子們的負擔。

    今天,所有的家長都已認同素質教育,但素質教育的核心內涵究竟是什么?仍有許多家長未有足夠的認識:我們看到許多家長極為重視孩子的音樂、美術、舞蹈、寫作、奧數等等技能或知識的培訓,于是,好多孩子有了一疊疊的等級證書,但孩子們的善良、獨立、自主、規則意識、責任等核心素質似乎并沒有相應的提升。

    孩子的發展本是需要寧靜致遠的,但很多家長卻在“不要輸在起跑線上”的鼓噪中失去了教育的理性與耐心,一些家長模糊了“起點”與“終點”的區別,用“百米沖刺”的方法讓稚嫩的幼童沖刺在馬拉松長跑的路上。

    愛孩子是血緣的天性,但如果模糊了“關愛”與“溺愛”的界線,忽略了“養育”與“教育”的差異,那種下的豆子,決不會長出西瓜,甚至,播下的是希望,收獲的卻是苦果……

    為什么有的孩子不想學習?我的回答是,并不是孩子們不想學習,而是我們過早、過多、過重地給予了孩子們學習的功利目標,試想,孩子們頭頂著巨大的“磨盤”能長久前行嗎?

    為什么有的孩子有才無德?并不是孩子們天生無德,而是在孩子的成長中,家庭教育、學校教育過多地關注了知識的學習、技能的培養,而大大疏忽了不可量化,不可考試,但潛伏在人的內心的“核心素養”的培育。

    為什么有的孩子如此任性?并不是孩子們天生任性,而是生活中,父母、長輩給予了太多的寵愛,而沒有及時予以教育的關愛,父母們給予了太多的掌聲,而沒有及時地予以與掌聲同樣重要的校正與引導。

    為什么有的孩子不能經受挫折?我的回答是,生活中,有的家長沒有分清養育和教育的界線。好多孩子已遠離了真正的生活,缺乏了自然成長的感悟,缺乏了體驗性的歷煉,孩子們不知道什么叫幸福,所以也不懂得如何去追求幸福。

    為什么兩代人之間會相互埋怨?并不都是孩子們的錯,而是好多家長、老師沒有記住,教育有一種基本形式,叫陪伴,好多家長因為功利的忙碌,以物質的給予替代了情感的交融;是因為好多家長們不喜歡,也不善于蹲下身子,更缺乏耐心傾聽孩子們心中成長的苦惱,好多家長沒有認識,每個孩子都是有情感的生命靈物。

    孩子在成長過程中,不同的時段會有不同的困惑,在孩子的內心,?;嵊瀉⒆擁乃枷?,面對這些困惑與思想,父母敏感了嗎?我們應該常常反省,孩子愿意與你交流嗎?我們認真傾聽了嗎?我們予以及時的疏導與指導了嗎?

    中國父母詢問孩子頻率最高的幾個問題是:“作業做完了嗎?這次考試成績如何?在班級什么名次?”時間長了,家長和孩子的溝通必然會變得乏味。為什么好多中國孩子感覺,和父母在一起并不快樂,這種乏味的、極功利的話題是重要原因。

    好多家長總在尋找教育孩子的“秘訣”,他們尋尋覓覓,希望找到一貼良藥,或如西醫那樣,一針見效。我肯定地告訴家長,孩子的培養,沒有“一針見效”的良藥,孩子性格、習慣的培養應該用中醫的思想,慢慢地“調理”,在生活中,在成長中,告知孩子們選擇正確的方向。

    我一定要提醒的是,今天的家長,不重視孩子教育的已很少很少,但倘若家庭教育的方向不對,那父母用力越大,孩子成長中的問題就可能越多,倘若教育的方法不對,則孩子的成長會多走很多很多的彎路,甚至會造就一個一個怪異的孩子。

    如果有人一定要問我,家庭教育是什么?我一定這樣說,家庭教育就是要懂孩子,用心去讀懂孩子,家庭教育就是父母在常態的生活中,做一個好爸爸,做一個好媽媽,在生活中用自己的言行為孩子樹立一個標桿,在家庭生活的熏陶中潛移默化地優化孩子的性格與習慣,培植孩子們的興趣、夢想、價值觀。

    五、學校,應該有屬于校園的寧靜

    浸潤教育已30多年了,對校園有了深深的眷戀,行走在校園,校園的鈴聲已成為生命節律的召喚,對教育似乎有了一些理解,但每每冷靜地審視教育浪潮中的某些浮躁與熱鬧,有時卻有一種幾乎“窒息”的感覺。××教育,××模式,××典范,猶如雨后春筍,但深入下去,正如一位專家所述:常態的課程、常態的課堂、常態的管理,似乎依然“濤聲依舊”,一位課程專家在深度考察一所“樣本”學校后,曾感言,我在學校沒有看到“期待的景象”……

    參加一些“校長峰會”,靜靜聆聽一些校長的實踐交流,常有頓悟的感慨:許多校長依然堅信,教育是樸素的。他們始終堅守教育信念,尊重教育規律,通過長期的實踐,在培養模式、在課程建設、在教學方式等方面,有所建樹。但有時看到某些功利校長的“說事”和“表演”,常有憂心忡忡的感覺。

    我在《播種者的困惑與期盼》一書中曾這樣寫道:

    在經濟日益繁榮,世界更加開放的時代,社會生活的節奏已變得如此之快,日益豐富的聲色耳目之娛正在使人變得浮躁與復雜。忙碌于形式的活動,匆匆于禮節的應酬,讀書變成浮光掠影。當我們靜下心來,不由悚然,是我們掌握了物質,還是物質控制了我們。

    李鎮西校長大聲疾呼:

    學校不是公園,不是超市,不是旅游景點……學校就是學校。學校需要的是積淀,不是浮躁;校園需要的是內斂,不是吆喝。讓校長回到校園,讓學?;指雌鈾?。因為學校在不斷被折騰和喧嘩中,會越來越遠離教育的本質與規律。

    教育究竟是什么?學校究竟是什么?有很多關于學校、關于學生,關于學習的專家詮釋,但我總覺得語焉未詳,當我閱讀到林語堂先生關于學校主題的話語時,頓覺豁然開朗。林語堂先生這樣說:“學校應如同一片森林,學生應猶如猴子一般在其間自由跳躍,任意摘吃各種營養豐富的堅果。”多么美妙的話語,學校應如一片森林(應該有各種各樣的課程,而非統一的標準課程),學生應如一群調皮的猴子(自由、充滿生命活力),學習猶如一群猴子在自由選擇自己喜歡的食物(自主性,選擇性)。

    幾次外訪,我曾走進劍橋、牛津、洪堡、杜克、多倫多大學、新加坡國立大學等著名大學,在這樣一些世界頂尖大學,走進去,總會有一種感動,一種感染,一種難以名狀的情感噴涌。慢慢地行走在幾所大學,細細地聆聽一些學者的介紹,絲絲縷縷,有一種不可名狀,但無處不在的“大學氣息”直沁心脾。

    這些大學都沒有校門,汽車就在教學樓、圖書館門前???,但這里決沒有我走過的國內某些大學的嘈雜、松散、浮躁,所有的人似乎都專注在學習、探究之中,我由衷地感概,我的學生倘如踏進這樣的地方,一定會有追求知識、探索真理的純粹,一定會內心寧靜安詳,年輕的心決不會躁動彷徨。我相信這樣一句話,“千里馬不是伯樂發現的,而是自己跑出來的”。學校最重要的是提供盡可能多的、可供選擇的課程。我在這兒說的課程,意指“學生在學校情景中全部學習生活的總和”。

    走進這種高水平的大學,我在想,當我們呼喚諾貝爾獎,當我們期盼拔尖創新人才成批涌現,教育應該重視什么?我們應該如何著力?我無法回答。但有一點應該是肯定的,那就是,在日益喧囂的現代化進程中,高水平大學,不僅需要有巨資投入,有氣派的現代大學城,不僅需要高薪引進高端人才,最基礎、最重要的,可能更應該是:營造一種寧靜,每一個人,尤其是大學的精英們,應有寧心靜氣的品質和發現、探究的學術堅持。

    我想,大學如此,中學,尤其是高中也應如此吧。

更多